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纨绔小说 > 浮生若卿卿 > 第四十一章 遭遇

浮生若卿卿:第四十一章 遭遇

小说:浮生若卿卿作者:叶尤兮

    她怎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元洲,她怎么知道自己去过那里?袁琲怪异的眼神盯着宁湄,奇奇怪怪。

    算了,你记不起也没事。说实在你不是进京赶考么?怎么沦落至此?

    提及伤心事,袁琲垂下眸子,荡漾的悲伤与哀痛,还有一份怒火。

    一切都没有了。轻叹。

    宁湄无意提及,竟然戳中人家伤心事,连连安慰道:没事,没有了就在努力,说不定比之前的好呢。袁琲也顺势十分配合的点头,道:对啊,所以我在翠华楼谋份生计。

    翠华楼那也叫生计?看你丫的喝醉酒被人扔出来,那还叫工作?我看就是借酒消愁吧。

    忍着心底的腹议再次给袁琲安慰性的拍两掌,袁琲也因此就开始长篇大论大讲故事:元洲的时候,我是和娘一起,但是娘病重我们只好停下脚步,等病情稍作稳定后再上路。就在我去抓药回来的时候,客栈里招了盗贼,一同洗劫后,娘也惨死贼人刀剑之下。后来在元洲的官府派了人给我们处理后续,娘被他们抬走了。我争不过,就偷偷跑去,想将娘的遗体偷出来,结果就看见

    袁琲突然停顿的看着宁湄,然后皱眉。我是不是见过你?还拦过你?

    宁湄点头,想让他把故事继续说下去,那想他突然跳起来,指着宁湄破口大骂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贼人!

    你脑袋不正常吧?我若是杀你娘的贼,救你作甚?宁湄终于忍不住想骂这二货青年,脑袋是被驴踢了么?

    也是哦。但是我记不得时间前后了。袁琲一脸无辜,似乎努力想脑袋里也只是空白。

    我与你认识的时候,你说你娘还病着,不让我往青石巷那边去,说那边有吃人的东西。

    然后呢?我有没有同你说细节?袁琲追问。

    我们总共才见一面,能说什么细节?宁湄赏袁琲一记闷头掌。

    吃痛的袁琲揉了揉头,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失神无奈的说了一句:那事后,我很多事记不得了。

    记不得?莫非是神经出现问题,记忆紊乱?宁湄拿过袁琲的手,切脉查看。当然她不是大夫,不可能望闻问切,只能是用探识查看是否有灵术的存在,上次青石巷他可是被血雾抓着呢。虽说蓇灵族与影魅的修炼相差甚远,但都是以灵作为修炼的根基。

    体内一切正常,只是酗酒太过,导致身体虚空。

    我怎么了?袁琲心翼翼的问道。

    离死不远了。

    啊?一声惊叫。

    既然你不记得就算了,袁公子,后会无期。宁湄起身,看着半躺在地上的袁琲,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到:你日日这般,还不如随你娘去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本想遇到个认识的人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却不想他也是个可怜人。

    回到寄养马儿的马阁,牵出疾风。疾风嗅到熟悉的气息,在宁湄的肩膀处蹭了蹭。疾风是宁湄离开东齐边境时,百里泠舞牵着疾风一直等着,宁湄已经知道所有原委了,冷然的接过疾风走远,丝毫不想与耑离的人在多加纠缠。

    疾风,洗洗干净后咱们又是一匹好马。宁湄喜不胜收的摸着疾风的鬃毛,虽三月不在自己身边,但是一身毛发被百里泠舞养得极好。

    团城外很远的一处茂密山林,失踪的两人被绑在石壁上,眼眸里满是惊恐,身体颤颤抖抖。捉他们来的人哪是人啊,简直就像是阴朝地府爬上来的恶鬼。

    只见一阵奇怪的叫声后,两人声音还来不及发出,胸前就只剩一个大洞。

    宁湄牵着疾风,缓缓往着下一件事赶路行去。如今东齐与北齐开战,两国势均力敌,东齐她不知道,北齐国境内经常有人无故失踪,一直逗留北齐就是想查清楚事情真相,只要不是影魅用残忍手段修炼,倒不关自己的事。如果若是,宁湄就不得不为天下来阻止影魅。唯一蹊跷的就是,自己每次一赶到事发地点,就会有下一个事发地点产生,并且失踪的人总会被找到,只是心脏被人剜掉。

    他们位置时常不稳定,团城事发第三天,自己才得知消息,所以这次宁湄决定偷偷潜入团城。疾风脚力很快,不到一日宁湄就到团城外围。外围是一些普通的商贩,由一些平穷百姓组成,物价普遍要比城里便宜。掂量着怀里的钱袋子,最终却是摇了摇头,离开路过的包子铺。

    天色已晚,城门关闭,宁湄只能在外围找一家看起来算干净的旅店住下。

    宁静的夜里带着几分乌鸦的凄叫,热浪的夏风挂过树枝,呼啸呼啸的,徒增几分渗人。之前几次出事,宁湄都是第一时间赶去案发现场,难得这一次选择在远处伺机待发。

    宁湄一直不习惯早睡的作息,吞息打坐修炼就是每天日常。

    已经是深夜,大街上早已经没有行走的人。宁湄作为修炼者,敏感异于常人,大街上传来不正常的脚步声,一深一浅,仿佛左脚上缠了重铁。似乎在跑,而且还跑得跌跌撞撞的。

    宁湄睁眼,并不想管闲事,但还是起身打开窗户往外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大街上一个白衣沾满血污的人,一瘸一拐的跳着。头发披散,留着长长血色指甲,衣服下还拖着什么白色长长的东西,也是染着血迹。宁湄是无神论者自然就不会认为这是地狱里的白无常或者恶鬼。眉头一皱,这哪家孩,半夜三更不睡觉,起来扮鬼吓人,特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