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同人小说 > 江山不若卿如画 > 第六章 记住仇恨

江山不若卿如画:第六章 记住仇恨

小说:江山不若卿如画作者:苏陌烟

    看着面前的紫衣女子瞬间失神的样子,卿莫鸢不禁冷笑了一下。真的以为所有人都会怕沉谙城么?如此血腥压制之下,怎么会没有反抗者?她想起了那个黑衣人,若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知道真相?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原本还感激的姐姐,就是将自己送入这场阴谋的罪魁祸首!

    我不会放过你的,姐姐。她望着高大城墙上褐色的牌匾,沉谙城三个大字笔走龙蛇,隐隐透露出吞噬天下的霸气。我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杀人凶手,一个都不会!

    卿莫鸢被红衣女子西岚带到一件屋子,她只是将她随手一撇,房门关上,连锁都没上就扬长而去。

    卿莫鸢不明白他们这群人究竟在想什么,就算她现在已经明白了不久前的那场马车事故是场骗局,是为了引她现身才演的一场戏,那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杀了她的干爹一家,却唯独不杀她,还将她带回他们的老窝,难道就不怕她报仇么?还是,真的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任他们玩弄的木偶?无法反抗,也无力反抗。

    接连几日,除了来送饭的丫鬟,没有人来打扰她。可她看的出来,就连这些丫鬟,都比她的武功要高。难怪他们如此放心,难怪如此。

    送过来的饭菜她一口没动,连口水也没喝。起初她还怀着侥幸心理去打探情况,可很快就发现这一切真的只能是侥幸。除非老天都打了瞌睡,否则她走不出这房子的方圆一里,更别提要出城。

    既然出不去,又接近不了仇人,那就索性将自己饿死吧,也好过日后要受他们无尽的羞辱与折磨的好。

    大概有三日了吧,送饭的丫鬟依旧每日都来,撤掉冷的饭菜,换上新的,然后再撤掉。只是每次端着这些一口未动的饭菜经过古殁情身边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一股凉意从双手蔓延到四肢百骸。就像是面对着一群饿狼的包围,自己却什么武器都没有。

    还好古殁情什么话都没有,只是摆手让她回去,然后就会望着那座角落里的屋子,目光沉沉,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也不敢猜他在想什么。

    就连风夜煌,他最好的兄弟,面对这样的他,也只能沉默。

    夜煌哥哥,你说,古大哥究竟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还在想大嫂呢?穿黄衣的少女站在风夜煌的身边,和他一起注视着古殁情的背影,水汪汪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担忧。就算是和大嫂有一点点的相象,但毕竟不是一个人啊。古大哥向来比我们镇定坚强,又怎么会不明白?

    风夜煌用手摸摸楚惜夕的头发,眼角是宠溺的温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惜夕,或许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懂了。大哥,他怎么会不明白?

    楚惜夕眨了眨眼,没有再说话。转身的瞬间,却有一抹阴冷染了眼角眉梢。

    不如,我去劝劝她。楚惜夕露出纯白的笑容,像朵山谷里的茉莉

    若不是亲身经历,卿莫鸢也不敢想,一个人的生命真的有这么顽强,五天五夜水米未进的自己,竟然还活着。

    为什么,还活着?

    每次当她从冰冷的黑暗里醒来,从惊恐的梦境中醒来,看到金色的阳光穿过窗棂照在她的脸上,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这样。

    原来,找死也是件困难的事。她忽然开始后悔,不该如此消耗自己的体力,事到如今连撞墙都是困难。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春日明媚的阳光倾洒进来。眼睛一时适应不了,只能缩到墙角。

    两只穿着绣花鞋的脚踏进屋子,然后是明黄的衣摆。卿莫鸢看着眼前的陌生少女,并不觉得害怕,反倒是从她干净的眉眼里,仿佛看出了自己妹妹的样子。

    她的眼神很干净,清澈如水。她那样纤细的样子,就像是坠落凡间的仙子,要人来保护,来疼惜。无论如何,她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该,成为那个人的帮凶。

    卿莫鸢只看了她一眼,心底却蓦地生出如此多的想法,连自己也感到奇怪。但无论这少女来是要做什么的,她都已下定决心,一句话也不听,一个字也不说。

    下巴被人挑起,一股清新的兰花香气扑鼻而来。卿莫鸢不由地侧了侧脸,却被更加用力地捏住下巴。

    你为何不敢睁开眼来看我?你不怕我杀了你么?楚惜夕清脆如银铃的声音响在耳侧。

    卿莫鸢仍闭着眼,嘴角却扬起懒懒的笑意。杀了我,倒正合我意。

    卿莫鸢赶紧避开他的目光,但是那一瞥的光芒,已如星星之火,燃起了心底的荒莽草原。那是不见五指的黑暗,一团火光冲天而起,连太阳都失了神色。

    这座沉谙城,屹立在荒岛之上,三面环水,只有一座吊桥与外界相连。

    卿莫鸢四下打量这里的环境,发现若是想从这里逃跑实在是件难事,莫说自己不谙水性。

    东寒似乎看出了她的打算,故意来逗她:想逃跑么?别做梦了,这下面可都是饿了很久的食人鱼。你若是想死无全尸,尽管下去试试。

    卿莫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无趣地揉了揉鼻子,道:开个玩笑也不行,真是个坏脾气的丫头。西岚,还是你最好玩。

    西岚一个巴掌打过来,啐道:死小子,你再跟我胡说!说着,两人便打作一团。

    卿莫鸢没有理会他们两个,目光先是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南辰,最后又落在闪躲的北萱身上。她看着她,道:你就是那天的那位姐姐?两年前我遇到的人,也是你罢?

    北萱艰难地笑了笑,道:是我。你的伤有没有好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