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纨绔小说 > 无谓仙魔 > 第八十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无谓仙魔:第八十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小说:无谓仙魔作者:呦呦鹿鸣尔

    但是孔秦风见凌云这么早地出去找半个土精芝,还以为他是有什么特别的需要,这可是一个不能放过的好机会。就笑着对他说:凌兄你是不是不知道,我这车队后面的几辆马车里土精芝还有不少,要都给你拿过来吗?

    凌云一听这话就愣住了,毕竟一开始凌云拿出这半块土精芝确实有些尴尬,因为经过这几天下来,风语雅阁他也开始渐渐了解了不少,真正的财大气粗,富可敌国说的就是他们家,可以说是成功地把生意做到了修仙界的每一个角落。关键还在于这个家里就只有两个男人,一个孔秦风,一个孔秦风他爹,说白了就是将来等孔秦风他爹凉凉了,那么这个庞大的金钱帝国就全归孔秦风了。

    于是乎,向土精芝这种不高级的地宝,想都不用想孔秦风肯定是司空见惯了的。

    所以当凌云在孔秦风面前拿出半个土精芝,还要对孔秦风说出这半个东西可是你的救命宝贝的时候,以他才二十岁,并不厚实的脸皮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也就在凌云做好准备要说的时候,却听到孔秦风说他们马车里面还有不少!

    这下凌大少爷就不开心了,黑着脸把半个土精芝扔在孔秦风的怀里,板着脸,好像孔秦风欠了他不少灵石一样的表情说道:你有你不早说,有病啊,把土精芝放在马车里等着发霉啊!

    顿了顿,接着道:这半个土精芝,很重要的你知不知道,它的生长环境位置很难得的唉,说了你也不懂!一时间,凌云也是在编不下去了,没好气的说道:快点找人,把这半个土精芝作为药引,在加入你马车里的那些普通的土精芝熬一锅浓汤,给朱老喝下去,可以压制伤口的黑气!

    说完,凌云就面无表情地走开了,他现在决定还要去找蒋冲交代坤阵九人的事情。

    而孔秦风听到凌云的这番话,无疑像是沙漠中失去水的难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终于又有了希望!

    心中对于凌云的那点不快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双手捧着那半个土精芝,大呼小叫地召唤人去煮土精芝去了。

    只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营地的另一边,有两双乌黑乌黑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看。

    诶,你看到了吗,凌少侠似乎对少主生气了,他好像拿出一个土疙瘩砸了少主一下!诶,他还走了,走向蒋护卫的方向了!

    天呐,少主好伤心,大呼小叫的,完全不顾及形象了!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搞三角恋!

    两人正是那两个丫鬟!

    事情闹了个大乌龙,让孔秦风现在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原本站在一边嘲笑蒋冲的护卫现在都闭上了嘴巴,而蒋冲则还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想到夜里朱老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孔秦风觉得自己是真的做错了,随即对着之前在那里嘲笑蒋冲的一帮护卫一顿臭骂,在罚了他们三个月的工钱之后,就让他们散开了。

    而后看着那个问自己信不信的护卫,孔秦风怒瞪着他,凌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为这个人得罪了凌云,那结果是孔秦风不愿意去面对的。

    于公,蒋冲身为护卫队的副队长,除了自己和朱老之外就没有人可以对他说三道四,今天这二货很明显是干了没有资格干的事,本就要受到惩罚。

    于私,凌云是因为要报恩才留下来的,现在对付黑猫的办法只掌握在凌云的手中,且这个车队中只有自己和蒋冲才能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要是一生气就只保护自己和蒋冲,对其他人视而不见,那到时候黑猫来了自己的这个车队连带着朱老在内的所有人也就没了。

    而且,现在的护卫队里,朱老已经受伤不起,只有蒋冲的修为足以在黑猫来袭时给自己多一点的安全感,所以

    想到这里,孔秦风看了眼哭丧着脸的那个护卫,冷漠道:这一趟如果我们还都可以活着回去的话,你就去阁里的账房取一笔钱,然后离开风语雅阁吧。不过你也可以放心,那笔钱不会亏待了你。

    那护卫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孔秦风,但是看到的只是一个冷漠地转身。

    那护卫惨笑一声,没有求情,而是离开了这里。稍微想一想就可以知道,自己不仅仅被用来作为孔秦风拉拢示好凌云的筹码,还被当成了杀鸡儆猴的那只鸡,被孔秦风当作帮助蒋冲在这紧要的关头强行收拢一波威望的牺牲品!

    所以,他不想走的那么没尊严!

    孔秦风看了蒋冲一眼希望他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但是蒋冲低着头,没有看到孔秦风的眼神,让孔秦风很是尴尬,但是其不愧是风语雅阁的少东家,只见他转瞬间就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拍着蒋冲的肩膀道:蒋护卫,对不住了,是我错怪你了,还请你不要介意,我也是太着急了!

    蒋冲勉强地笑了笑,谢过孔秦风之后,将带着弟弟蒋浪去营地四周准备巡逻了,临走前看了凌云一眼,似是感激,但是又还有别的东西,这让凌云有些不知所以。

    接下来众人见事情已经解决,也就各自散开,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只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黑猫的事情,所以对今早的这件事都还是云里雾里的,不知所以。

    孔秦风向凌云笑着走去,拱手道:倒是让凌兄见笑了,只是凌兄这趟出去也不告知在下一声这可是让在下担心受怕之余还闹了个不小的笑话啊!

    孔秦风见这件事情就这样草草收场,心中对于蒋冲的不满渐渐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对于凌云也开始有了一些不痛快,但是只刚一开口,心中就开始后悔了,毕竟眼前的这个人不是现在的自己就有资格去向他任意发泄自己不满的。于是立即改口挽回。

    而孔秦风语气的那一变换又岂能逃过凌云的耳朵,只是凌云也不在意,只要做好自己应做的事情就好。

    我这趟出去主要也是因为有一些事情需要找一些东西,而且运气很好,东西让我给找到了。说着,凌云就从容戒中拿出了狼崖和他一人一半的土精芝。

    土精芝?半个?孔秦风很无语。

    对,就是半个土精芝!得到了凌云的肯定,孔秦风更加奇怪了。

    大早上的出去就是为了找半个土精芝,玩呢?在孔秦风的眼里,因为自家本就是几乎开遍了大半个凡俗界巨型商会,所以接触到的修仙之人并不在少数,而且风语雅阁的创始人,也就是他的父亲孔睿本就是现如今修仙界第一大门派──太乙门的弟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